案例展示

广州法院发布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典型案例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法治思想,全面贯彻落实习关于少年儿童工作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加强妇女儿童权益司法保障,推进婚姻家庭纠纷诉源治理工作,今天,广州法院发布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典型案例四则。案例涵盖家庭教育指导、抚养、探望等内容,充分体现了广州法院用情断好百姓家务事,有效回应妇女儿童法治需求,积极营造全社会尊重妇女、关爱儿童、促进男女平等的良好氛围。

梁女士、陈先生于2006年10月登记结婚。婚后生育女儿依依和儿子彬彬(化名)。2020年,双方因感情不和诉讼离婚,法院判决准予梁女士、陈先生离婚,女儿依依由陈先生携带抚养,儿子彬彬由梁女士携带抚养。

离婚后,梁女士就女儿抚养权问题向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重新提起诉讼,请求判决依依变更为其抚养,陈先生每月支付抚养费2000元。

经法院审理查明,梁女士、陈先生离婚后,婚生女儿依依随梁女士共同生活至今。梁女士向法院提交女儿依依亲笔书信,表达因父母离婚问题受到严重困扰的心理感受,并想要跟随母亲继续生活的意愿。同时,依依到庭陈述,一直与母亲和弟弟生活,父母离婚后,其跟随母亲搬到附近租房住,父亲从来没有找过她。

白云法院依法判决依依由梁女士携带抚养;陈先生于每月二十日前支付依依当月抚养费1200元至其十八周岁止。判后,陈先生不服,向广州市法院提起上诉。广州市法院维持原判。

本案审理中,白云法院委托某心理医院对依依、梁女士和陈先生分别进行了心理评估。某心理医院对依依出具心理评估档案,建议观察并帮助依依表达情绪,同时协助父母在教养上达成一致。某心理医院对梁女士、陈先生进行了心理咨询,建议父母双方放下过往婚姻关系中的恩怨,以孩子未来的健康成长为立场重建新的沟通,实现协同养育。依依第一次心理测评结果为中度抑郁,通过一段时间沟通与疏导,第二次做SCL90测评时,依依已经从中度抑郁恢复到正常状态,充分体现了家庭教育指导工作的意义。

白云法院作出本案判决同时,向梁女士和陈先生发出《家庭教育告诫书》,对梁女士、陈先生在实施家庭教育问题上未能互相配合履行家庭教育责任,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依法予以纠正,同时告诫梁女士、陈先生依法积极正确履行监护责任,正确实施家庭教育。

白云法院邀请家庭教育专家与当事人现场进行沟通,为取得更好效果,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服务跟进该案。

依依年仅14岁,为在校初中生,正处于成长关键的青春期,白云法院委托社工定期上门进行回访,了解依依的学习、生活等情况。并为梁女士、陈先生建立了服务周期为半年的学习交流群,要求他们在群里打卡,学习《父母规》,潜移默化地学会更加理性和科学的方法教育和培养孩子。

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被告人林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在该案中,被害人小萌(化名)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害赔偿等费用。案件审理中,法院发现被害人的遭遇与其家庭环境存在密切关系。被害人母亲在其5岁时自行离家,失去联系,被害人自幼跟随其父亲生活,其父因缺乏正确的家庭教育观念,未能正确履行家庭教育职责,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案件的发生。因此,法院对被害人父亲发出《家庭教育指导令》,并聘请了心理咨询师及社工为被害人及其父亲进行家庭教育指导。

在审理案件过程中,法院积极与被害人就读的中学班主任老师联系,向其了解被害人在案发前后的在校表现及心理状态;向被害人父亲发出《家庭教育指导令》后,引导被害人父亲配合接受专业老师的家庭教育指导。经心理咨询师初步评估,被害人除有家庭教育缺位的情况,其自身可能还存在感统失调、认知偏差等不容忽视的问题。

经过8次的专业心理辅导及家庭教育指导,同时接受了多方的社会链接帮扶后,被害人反馈其增加了很多认识,交了新的朋友,感觉很多人会关心她,老师对她的态度也改变了,让她可以用更积极的态度来面对生活,并已逐渐走出犯罪行为带来的负面影响。2024年3月4日,荔湾法院家事少年审判庭收到被害人父亲赠送的“感恩援助共前行,专业辅导暖人心”锦旗,其父亲反馈被害人的心理素质已有所提升,社会适应能力也明显增强,现已顺利投入到新学期的学习。

2023年11月至12月期间,法院通过协调某街道党群活动中心,由心理咨询师及社工在该中心通过面谈、绘画治疗等形式对被害人及其父亲共进行了8次家庭教育指导及心理辅导,每期辅导均形成《心理辅导个案记录表》。经过多次主动的心理干预、引导,帮助被害人降低敏感反应,正确认识和对待自己,帮助被害人从个人体验中形成正确的认知。

在该案的家庭教育指导工作中,法院与心理老师联合,充分调动街道、未成年保护中心、社工机构等部门共同为被害人及家人提供多种形式的社会服务,包括在“微心愿”项目中为被害人达成拥有干净衣服的心愿,街道社工上门探访、赠送生日礼物,邀请被害人加入义工团体,参加由街道主办的社会志愿服务,联系街道的团委向其宣传加入团组织的方法等,引导被害人在公益服务中体会和感受社会的关怀,改善其生活质量及亲子关系。

法院在该案中及时介入多元社会帮扶资源,以不同的方式援助被害人一家,共同助力保护被害儿童的健康成长。

法院积极与被害人就读的中学联系,并引入心理咨询师到校进行摸查。学校作为儿童成长的重要场所,有效的心理干预不能脱离学校的配合。法院将能动司法工作延伸至被害儿童所在的学校,及时提醒教职工关注因刑事案件、家庭背景等可能处于弱势或者特殊地位的学生,发现学生存在被孤立、排挤等情形的,应当及时干预,做到多方联合对被害儿童进行监管。

法院通过联合学校,共同助力净化儿童成长的校园环境。本案例针对“问题家长”发出家庭教育指导令后,在如何联动学校、如何落实、跟进家庭教育指导令方面有具体的创新实践,在保护儿童心理健康与促进家庭亲子关系方面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

肖女士与陈先生未婚生育一子小陈。小陈出生后由双方在陈先生父母家中抚养,小陈半岁时肖女士离开,小陈由陈先生及爷爷奶奶抚养至今。小陈三岁后,肖女士向法院提起抚养权变更诉讼,要求变更小陈由其抚养。一审中,经调查发现小陈在陈先生及爷爷奶奶的抚养下健康成长,并无影响其身心健康的不利因素,而肖女士工作及住所不稳定,自述患有抑郁症,案件审理过程中多次出现情绪失控的情形,从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则出发,一审判决小陈继续由陈先生抚养,肖女士有权一周探望一次。肖女士不服上诉,二审判决维持原判。

判决生效后,肖女士申请强制执行探望权,且多次电话向原经办人及执行法官哭诉陈先生及其家人不配合肖女士进行探望,藏匿小孩,对小孩灌输母亲的负面信息,且对肖女士本人进行辱骂。陈先生表示肖女士多次前往陈先生的居住地及工作场所对陈先生本人及其家人进行骚扰、辱骂及殴打,并扬言要威胁小陈的人身安全,其准备起诉肖女士支付抚养费及名誉权损害赔偿。双方之间已多次报警,但未能解决纠纷。

鉴于肖女士、陈先生之间矛盾尖锐,为真正解开双方心结,做到案结事了,实现诉源治理、执源治理的良好效果,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经各方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