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

院长访谈 相鹏:织就医疗信息网县医院的大数据时代

疫情期间,用大数据织就的信息网,精准的锁定需要加强监测的人群。也许你正在为“他们怎么会获得了我的信息”而茫然时,社工已经按响了你家的门铃。疫情让我们见证了大数据、人工智能所带来的精准性和高效率。

如果,把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些信息技术应用到医院的临床、管理、服务上,会是怎样?

相鹏是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院长,负责医院的信息化建设。他参与了国家卫生健康委实行的《医院智慧管理分级评估标准体系(试行)》测试评审过程。

“只有医疗、服务、管理3个方面的信息化水平都能达到国家认定的高水平,才可以说医院进入智慧医院高水平建设序列。智慧无上限,进入高水平序列只代表智慧医院刚刚起步。”相鹏说道。

就在各家县医院对《医院智慧管理分级评估标准体系(试行)》处于解读阶段时,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建德医院)已经开始推进智慧医院整体建设。建德医院走在了信息化建设的前沿。

这一切源于13年前医院的“困中思变”。2009年,建德医院整体搬迁到占地面积100亩、建筑面积6.5万平方米、核定床位600张、开放床位670张的新院区,职工由三、四百人一下子增加到八百多人。

短时间内人员的大幅度扩充,给医院管理带来了一定的难度。2012年,医院开始着力争创三乙,同时借浙江省“双下沉两提升”紧密型医联体的东风,成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建德分院。

在和省级医院对接时,建德医院全体职工深深感觉到无论从管理还是质量上,两者都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同时也发现,如果医院信息化水平提升可以快速提高管理水平、管理效率,医疗和护理服务会事半功倍。

“而早在搬迁之前,医院就自己研发了第一代传统的HIS系统。而且医院信息科牵头研发工程师是从医生转行过去的医务人员,既懂医疗,又懂信息。”相鹏介绍说。

有信息化基础又有研发团队,接下来就是怎样架构符合医院实际的信息化系统,满足医院的发展需求。

“那时我刚刚从临床医生转到医务部担任主任。医务部是院内信息化最弱的部门,又赶上很多新人的加入,医务人员劳动效率低,服务质量很难管理。所以医院以医务部作为切入点,以电子病历建设推进信息系统建设。”这项举措给了相鹏搭好信息化平台的动力。

他寻找了国内各种信息化公司,参观了很多家大型三甲医院,但最终没有找到能够满足医院管理需求的信息化系统。

“当时,我的老师在邵逸夫医院,在和老师探讨信息化建设时,发现他们医院的信息系统做的比较好,于是我们照搬照抄过来。但医护人员在编学时感觉到照抄大三甲医院的信息系统有很多不能适应的地方,也不好维护开发。”

在信息化建设又要步入弯道时,建德医院的钟泽院长赴台湾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交流学习。在学习期间,他走遍了台湾各大医院,发现当地医院的信息化程度非常高,尤其是台湾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的信息化系统在全台湾医院的信息化评价中排名第一。

2013年,建德医院与台湾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签约建立起协作关系。2013年到2014年期间,建德医院派出职能科室负责人、科主任、护士长等100多位中层干部分批轮流前往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学习信息技术与应用,在学习中,学员们也感受到了对方医院智慧建设带来的快捷。

本就有比较成熟医疗信息技术研发团队,再加上学习到的新技术,于是,建德医院决定研发出一套属于本院的信息系统。

说做就做,建德医院将中山医学大学附设医院的电子病历和信息化管理体系重新架构,在对方医院信息技术人员的帮助下研发出一套适用于医院发展的信息系统。

此次研发恰好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关于推进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医院信息化发展》文件时间相同步。于是,医院对照互联互通标准、电子病历标准把这套信息化系统“打磨”成智慧电子病历的版本。

2021年,建德医院搭建起智慧医疗云服务平台,成为浙江省第一家通过国家第一轮医院智慧服务评审的县域医院。

有了信息化基础,医院的智慧管理平台很快搭建起来。智慧管理涉及到医院的方方面面,像医院后勤、水电气等都建有智慧管理系统。

相鹏说:“三位一体智慧医院的最后一个环节–智慧管理平台已经搭建起来并开展运转,争取尽快通过国家卫健委的智慧管理高水平认证。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迈进了智慧医院的大门。”

“从搭建医务人员用的电子病历,到为患者提供的智慧服务,再到医院的智慧管理,我们用了大概十年的时间。”相鹏感慨地说:“十年磨一剑!”

2017年时,医院更新了2.0版本,引进了梅奥诊所(mayo clinic)的知识库体系,建设了一套标准的CDSS(临床辅助决策系统),建立了基于集成平台的临床数据中心。同年,建德医院在浙江省内率先通过电子病历高水平5级认证。

与此同时,建德医院还和国内顶尖服务商合作建设了基于NDSS(护理决策支持系统)的护理电子病历系统。

相鹏简单介绍了此系统:“即把整套护理知识存入知识库系统,建立起护理知识决策,让护士的工作更加简单。”

比如:护士操作一位39度高烧病人,原来需要通过护理记录把降温过程书写下来。如今,护士只需打开电脑,找到相应的知识库,在上面打几个勾,书写记录会自动生成。

“我们还和国内药学知识团队研发抗生素CDSS系统,医院所有抗生素用药全部要经过系统审核,医生才能正常开出,针对不同疾病开出适合于病人的抗生素。”

“CDSS系统使医院的服务质量,包括抗生素使用比例,都达到了国家要求。”到目前为止,这项辅助决策在全世界医疗行业中属于先进技术。

据记者了解,建德医院建立了很多这样的知识库,像输血类知识库、药品类知识库、胸痛中心知识库、VTE防治知识库等,知识库里的信息辅助医生做出正确决策,拦截错误决策或比较模糊的决定,为医务人员的临床应用带来质量上的改进。

用知识库体系做支撑,人工进行干预、设置,让知识库系统变得更加人性化。信息化带来的效率比人管理人要高效的多。

智慧路上,捷报频传。2020年,建德医院成为全省第一家三乙评审标杆性医院。浙江省唯一一家通过智慧电子病历、智慧服务两项认证的县市级医院,同年获得了全国智慧医院建设优秀案例奖。

2021年,获第三届改善医疗服务全国县市医院优秀案例金奖(智慧医院建设案例),由此,医院全面进入无纸化时代,所有医疗数据和流程全部在医院的信息系统里完成。无纸化归档大大减少了医院的运营成本,同时也极大的推动了大数据的利用。

这背后是数据的互联互通,是几十套系统的相互作用、相互传播,就像精心织就的一张十字交叉、环环相扣的无形大网。

如今来到建德医院,只需拿出手机,打开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APP,挂号、化验、取药等动动手指就能完成。

信息化进入成熟期后,建德医院在数字化道路上继续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