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展示

做到说到·竞相提高 案例撰写交流专场(二)

4月28日,市中级法院举办“做到说到·竞相提高”案例撰写交流专场,党组书记、院长洪学农参加。

交流中,7名青年干警结合具体案例,从案例编写角度出发,重点交流了案例主题选取、案例培育、撰写技巧、写作心得等方面,将案例撰写工作中的所思所感所想作了交流。今天推出第二期。

典型案例和优秀文书传递司法理念,确立行为规则,影响力往往胜过一沓文件,收获终是源于“博观而取约,厚积而薄发”。

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应当培养敏感的案例意识,对一些新类型、有典型意义的案件,有时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有意识地对案例进行培育。案件文书写作上不能当差不多先生,好的案件是好案例的基础,在文书撰写中对案件事实、争议焦点及裁判说理时,突出案件重点。裁判的准确、说理的精当、文字的优美,是我在文书撰写过程中体会到的司法的乐趣与美妙。

以工匠精神去认真对待每一个案件,产出精品案件的概率会大大增加,为写出一篇好的案例奠定良好的基础,即使所涉问题可能理论不复杂,或者已是司法实践的常例,但具有典型意义,可为案例编写的案件选择提供指引。纠正“要我写”的负担思想,培养“我要写”的正确理念。

逻辑清楚。案例写作思路大概可以分三个步骤写作,第一步是厘清写作思路,搭建文书框架,找到每个焦点问题的论证路径;第二步是按照确定的框架结构和论证路径撰写文书初稿,说理部分一气呵成;第三步是放一放回头再看,对存在的问题作出修改完善,这一步可以多次进行。回想自已曾未深层次剖析优秀案例到底写什么,现在了解到案例与学术论文、实践是不可分的,写作的思路是在原有优秀的案例基础上进行理论分析,案例编写既有严格的规定性,又有一定的创造性。所谓规定性,是指文书样式必须符合最高法院的规定,用语亦应规范、庄重、精准,既不宜像写论文一样深奥晦涩,也不能像写散文一样任意发挥,不能脱离案例本身;所谓创造性,是指说理部分采用归纳法还是演绎法、证据罗列和事实认定采用何种逻辑结构以及文字言简意赅还是应说尽说等问题,均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因案而异,同时,在符合规定性的基础上,也允许个人的写作风格得到适当的展现。

论证严密。严密的论证是案例的灵魂,如果没有严密的论证,案例不仅不能成为一篇优秀案例,甚至可能成为一份有漏洞的文章。在撰写过程中,说理需紧紧围绕准确的焦点展开。“纲举而目张”,焦点归纳准确清楚,围绕焦点的事实查明、法律适用自然逻辑清楚。只有逻辑清楚,才能说理透彻。层次清楚地论述观点,从而抽丝剥茧地将案件事实与法律适用有机结合,不局限于法律问题分析,适度深入,简要剖析,带入编者自身的思考和认识。案例整体的逻辑性是关键,案例的总体布局和各部分之间的关系都要符合逻辑。宏观层面来说,案例每一部分的标题要准备反映论证的核心内容,每一部分结束时要概括总结或者自已的论点,去年在撰写案例过程中,一开始写案例的初期阶段也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从研究室借阅的全国法院获奖案例通读,去分析每一篇案例的框架体系,再找到与自已将要撰写的案例类似及自已喜欢的框架去模仿。初稿形成之前,也经过多轮的修改,但没有较大的提升,总觉得案例写的”散“,明确核心,找到突破很不容易,但仔细斟酌我开始写这个案例的的目的、思路、观点不就是要写人身保险合同等待期条款条款效力审查思路,也就开始中期的修改,开始围绕我的观点开始论证本案判决结论的可接受性,案例论文化,但不能脱离案例本身。最后案例定稿前的整体升级还需要一些技巧,如添加表格、各级标题进行提升,如否定之否定、三重驳斥等术语,其次逻辑性和文字方面、常识方面,案例本身的亮点就是解释学,用法律术语论证解释是关键。最后升级后基本形成了我的案例。

用心用情。准确适用法律原理,对案例的结构、用词反复斟酌,力求写出的案例简明易懂、逻辑严谨、亮点鲜明。用心打磨文书层次与语言、文书说理的字里行间,以大局的信念感、时代的敏锐感、丰富的生活经验和积极向上的三观,更加主动地探究立法背景、社情民意,以共情的态度在裁判中把握立法本意,体现司法智慧和人文关怀。

今年1月份最高法出台了《关于加强新时代人民法院法学理论研究的意见》就加强审判研究工作专门出台指导性文件,足以看出最高法对此项工作的重视程度。意见指出,要通过“司法实践发现问题、理论研究提供思路、学术成果引领实践”。审判是实务,审判业务能力的提高要建立在对疑难复杂事件的钻研以及对前瞻性问题的观察上,不仅要懂得怎么审理案件,怎么运用规则,还需要知道规则背后的逻辑和问题。从解决实际问题的角度出发,通过研究找答案对推动工作也是最直接最有力的。

案例的撰写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挖掘芸芸案件中的闪光点,把对案件的思考及时付诸文字。在案例选择上要注重考量该案例所展现出的裁判规则的指导性、典型性和可参考性,如新类型、涉新法、涉社会热点的案件均具有撰写的价值。在刑一庭工作期间,我们助理均列席参加专业法官会议,上会案件经过法官们的讨论,为我们撰写裁判要旨提供了论证方向。评析说理要架构分明,详略得当。案例注解部分是裁判要旨的扩展,是学理成分最重的部分,要充分展开论证,但也不可过于学理化,解析的全过程要紧扣裁判要旨。

“辅导+研讨”的方式更能促进干警将执法办案和实务研究相互融合,论文写作是在大量案例分析基础上的升华提炼,名师辅导对案例撰写同样具有触类旁通的作用。近两年市中院市场邀请专家学者来给大家作论文指导、开展法院论文写作培训会,我作为其中一员,无论是从选题立意、文章结构布局、参考素材方向等等无不获益匪浅。在一次一对一辅导环节,身边干警踊跃提问,结合自身日常所思所悟,提出自己的研究方向和破题路径,我被研讨的氛围深深吸引,这群“有心人”令我折服。案例撰写也需要我们成为这样一名“有心人”,善于发现问题,注重提升理论素养,最终达到写好一篇案例、提升审判能力的功效。

学法律是终生的,需要坚持学习、拒绝间歇努力。不负自己不负选择不负热爱,预祝大家有越来越多的作品得到认可。

我写案例的内在因素:自信心,勇敢地迈出第一步。在座诸位同志们,你们中不凡有五院四系的科班生,更有名校的研究生,都经历了高考、公甚至司法考试的淬炼,最后进入安庆中院这个大家庭,可以说都出类拔萃,别人能写,你们一定能写,别人能写好的,你们肯定能写得更好,但可能就存在愿不愿意动笔写的问题了,只要我们有这个信心和自信,勇敢地迈出第一步,可以说,无论什么案例、论文,都不在话下。

案例,案是基础。我第一次尝试写的时候,是从“案”到“例”,就是在“案”中发现司法实践存在的分歧及需要解决的问题,分析需要解决的问题,提出自己的想法、观点,再去论述证明自己的观点,最后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例”。当然,这需要我们去学习大量已办的“案”,我们各个业务庭都有这样的“案”数优势,还是刚才谈的,信心和兴趣会让自己主动地去找寻“案”。我到刑庭后将近三年来办结的刑事案件的判决书逐篇看了一遍,这也是领导同事们教我的一种学习方法,学习判决书说理、论述部分。

案例写作也可以从“例”到“案”。因为“例”是“案”的内在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