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展示

告我?又告我??被恶意提起知产损害赔偿怎么办→

涉案实用新型专利由甲公司于2000年11月获得授权,但在2006年3月因未缴年费而权利终止。2006年5月,甲公司以其于2005年发现乙公司侵犯其案涉专利为由提起第一次侵权诉讼。该案经一审、二审、再审,认定乙公司构成专利侵权。2015年,甲公司以乙公司在其第一次起诉后仍大量生产、销售侵权产品为由向泉州中院提起第二次侵权之诉,后撤回起诉。

2019年,甲公司以同第二次诉讼基本相同理由向福州中院、厦门中院提起第三次侵权之诉,后又撤回起诉。2020年,甲公司以同第二次诉讼基本相同理由向厦门中院提起第四次侵权之诉,被判决驳回诉讼请求后提起上诉,但既未缴纳上诉受理费,后又申请撤回上诉。

现乙公司以甲公司第三次、第四次诉讼为恶意诉讼为由,向厦门中院提起本案诉讼。

厦门中院经审理认为,甲公司明知其第三、四次诉讼明显缺乏权利基础,导致对方当事人损害,对损害后果发生具有故意,应认定构成恶意诉讼,判决该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被告不服提起上诉,最高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民法典第七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民事主体不得滥用民事权利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

专利法第二十条亦明确,申请专利和行使专利权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不得滥用专利权损害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诚实信用原则是我国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进行民事诉讼应遵循的基本原则。若当事人存在恶意诉讼行为,即当事人以获取非法或不正当利益、或致使相对人遭受损失为目的而故意提起的法律上或事实上无根据之诉,则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此案厦门中院一审判决后,甲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最高法院二审维持原判的案件,系最高法院在知识产权领域认定被告构成恶意诉讼并判赔的首起案件,是最高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五周年100件典型案例之一。

民事诉讼是彰显权利、保障权利的重要途径,当事人通过诉讼方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应予尊重并依法支持。但权利行使必须有一定边界,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且不得损害他人和社会公共利益。

若一方将知识产权诉讼作为打击竞争对手的工具,不仅会增加对方的讼累与经济负担,还会造成诉讼案件的非正常增长和司法资源的不合理耗费,最终导致有正当司法需求的当事人得不到必要且充分的司法救济。

当下,恶意诉讼是导致知识产权案件剧增的主要因素之一,为进一步营造诚信诉讼的良好氛围,应当依法认定不诚信的一方构成侵权,并视情判令其承担赔偿责任。

当然,对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案必须依法持较高的认定标准,否则将不当地阻吓权利人依法正当维护其知识产权。本案对于引导当事人树立正确的诉讼观念,正当行使诉讼权利具有积极意义。

固耐特公司主张,某项目所安装使用的围栏柱及围栏系统落入其专利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经查,涉案项目系某业主委托A公司设计,B公司为涉案项目代建人。B公司就其代建的涉案项目公开招投标,C公司为中标人,负责该项目的建设施工。2015年某期间,固耐特公司与A公司就涉案产品等设计进行沟通。2020年4月30日,固耐特公司向业主发送《告知提醒函》。B公司收到业主转发的《告知提醒函》后,于2020年5月7日向C公司发送《代建通知单》,要求C公司暂停施工,厘清是否涉嫌专利侵权问题。2020年5月10日,B公司函复固耐特公司已函告中标单位暂停该分项施工,并要求中标单位妥善处理。

2020年11月10日,涉案项目通过竣工验收并取得竣工验收报告。包含被诉侵权的防攀金属围栏等在内的前述项目施工图由A公司设计,经B公司转交给C公司。前述施工图明确了围栏柱等图样及技术要求。A公司确认C公司提交的被诉侵权产品的竣工图与施工图相符。

庭审中,固耐特公司确认其对于A公司在涉案专利基础上设计图纸用于涉案项目知情,同意A公司使用涉案专利,并明确表示不针对A公司起诉。

厦门中院认定,虽然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但是,固耐特公司作为涉案专利权人,其明知A公司为涉案项目设计方,主动参与了施工图的设计并同意将涉案专利技术方案使用于前述施工图,应视为其许可涉案项目工程使用涉案专利,不存在未经权利人许可的情形,故固耐特公司关于各被告实施侵害其专利权行为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遂判决驳回固耐特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根据专利法第十一条的规定,专利侵权判定的关键在于,实施专利是否获得专利权人的许可。因此,如果获得了专利权人的明示许可,行为人实施专利的行为自然不属于专利法第十一条所规定的侵害专利权的行为;但是如果行为人虽未获得明示许可,但根据专利权人的行为可以推断其具有默示许可的意思表示,则可以认定行为人实施专利的行为不构成侵害专利权。

本案中,在权利人固耐特公司明知A公司提供的设计方案用于涉案项目,且深度参与了设计工作,业主方就该设计方案支付了合理对价,涉案项目亦严格按照图纸施工的情况下,应认定固耐特公司默示许可相关主体在涉案项目中实施涉案专利,固耐特公司主张代建单位B公司及施工单位C公司专利侵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关于专利许可费,一方面,固耐特公司行使专利权的过程中存在不诚信的行为,其故意隐瞒事实且多年怠于主张权利,导致相关主体无法通过公平市场竞争和商业谈判的方式进行自主选择,应视为免费许可;另一方面,涉案专利技术的价值已体现在A公司的设计图上,即便应当支付专利许可费,在设计合同已经“包含了所有设计内容的相关费用”,且业主方也已支付了设计费的情况下,专利许可费也应向A公司主张,而非B公司和C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固耐特公司怠于披露行为导致业主单位、代建单位、施工单位陷入两难境地,其主观上具有滥用专利权的故意,此种行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损害了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容易导致社会公共资源的浪费,不应得到鼓励和支持。专利法第二十条规定“申请专利和行使专利权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不得滥用专利权损害公共利益或者他人的合法权利”。该规定是民法典所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在专利法中的直接体现,有助于对专利申请行为和专利权行使行为进行有效的规范。

本案的审理有效避免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的合法权益等受到不当损害;同时,对于专利权人行使专利权的过程中存在的不诚信的行为予以明确否定,有助于引导专利权人诚信行使专利权,具有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本案入选福建法院参考性案例,荣获全国法院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和垄断案件优秀裁判文书二等奖。

专利默示许可的价值在于保护专利实施人的合理信赖利益,其难点在于如何认定构成专利默示许可行为,本案还区分了专利权人、设计人和实施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对推断专利权人默示许可做了详细评述,对于此后此类案件的审理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特别是对于专利默示许可的认定范围进行了有效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