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展示

广东高院首次发布海事审判典型案例

今天,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首次发布海事审判典型案例,涉及海上货物运输、海上保险、海上财产损害、船舶碰撞、船员权益保护、海洋生态保护等多个领域中的前沿与热点问题。

广东毗邻港澳、濒海临江,海事案件类型多样、国际性强、专业性高。作为全国最早成立的受理海事案件的专门法院之一——广州海事法院,自1984年6月1日成立40年来,在维护我国海洋权益、推进海洋强省建设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广东法院受理的海事案件涉及全球近七十个国家和地区,案件数约占全国1/8,案件类型涵盖全部海事案件收案范围。

在韩某与水某公司福利待遇纠纷案中,法院判令用人单位承担未依约为海外作业船员购买商业保险的违约责任,为船员“走出去”开展海外务工提供司法保障。在鼎某公司与神某公司船舶触碰损害责任纠纷案中,法院认定因未作出合理、谨慎的避风防台措施而发生的损害,致害人不能以不可抗力主张免责。黄某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是广州海事法院作为海事刑事案件管辖试点法院,审理的首宗该类案件。黄某等人在我国专属经济区内采捕国家一级、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珊瑚,后被海警查获,法院依法采纳检察机关量刑建议判处其有期徒刑。

近年来,广东法院紧紧围绕服务保障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贯彻落实省委“1310”具体部署,充分发挥海事审判职能作用,健全国际海事纠纷解决机制,深化国际司法交流合作。据统计,2023年1月至今年4月,广东法院共审结一审海事案件3347件,为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一流营商环境和服务高水平对外开放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

2020年1月27日,盛某公司委托立某公司将一批洗手液从中国深圳运往美国纽约。货物于2月28日抵达目的港纽约后,收货人未提货,立某公司、盛某公司通过电子邮件沟通提货及仓租等费用承担事宜。5月21日,立某公司向盛某公司出具声明函,告知其收货人于3月18日换走提货单之后一直没有提货,截至5月21日,目的港已经产生仓租10,160美元。如果盛某公司弃货,目的港产生的仓租等费用由盛某公司承担。盛某公司对此未表示同意。6月18日,盛某公司出具弃货声明。立某公司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判令盛某公司向立某公司支付仓储费14,365美元。

广州海事法院认为,立某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认定仓租费的合理性和必要性,驳回其诉请。立某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广东高院二审认为,收货人、提单持有人并非与承运人直接订立运输合同的当事人,目的港无人提货或者行使其他权利而产生的费用和风险应当由托运人承担。但如果提单合法转让,提单持有人、收货人接受提单后,其行使提单权利时应当承担相应的义务。本案货物运抵目的港后,收货人已换取提货单,即收货人身份确定且已向承运人主张权利,其在换领提货单之后未及时提取货物产生的费用,承运人立某公司应向收货人主张,而无权再向作为托运人的盛某公司主张。虽然立某公司曾就案涉货物在目的港产生的费用与盛某公司协商,但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故立某公司请求盛某公司承担案涉货物在目的港发生的费用缺乏依据,二审维持原判。

本案明确了收货人向承运人提货或要求提货之后,即应被视为运输合同的缔约人,在当事人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应由收货人承担货物在目的港的费用和风险,承运人无权向托运人主张收货人未及时提货或者拒绝提货产生的费用。该案裁判规则符合国际航运规则,对于准确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相关规定、厘清海上货物运输合同项下当事人权利义务关系,具有典型意义。

保险人中某公司承保的一批货物由承运人东某公司运往美国,承保险别为海洋运输货物一切险。海运途中运输船舶“万欧珀斯”(ONE APUS)轮发生严重集装箱落海事故,包括载有案涉货物的集装箱在内的大量集装箱落海,案涉货物灭失。中某公司赔偿被保险人后取得代位求偿权,其以东某公司系承运人、韩某株式会社系实际承运人、案涉货物灭失发生在两公司责任期间为由,诉请两公司连带赔偿货物损失12.3万余元及利息。

广州海事法院认为,案涉货物由集装箱装运,在承运人东某公司责任期间内落海灭失,东某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东某公司作为承运人制作了电放提单,又委托韩某株式会社运输。韩某株式会社为运输船舶“万欧珀斯”轮的舱位分享人,其制作了海运单样稿。韩某株式会社虽有接受承运人委托的情形,但其不是“万欧珀斯”轮的船舶所有人,也不是该轮的光船承租人,其不存在实际从事案涉货物运输或部分运输的情形,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对实际承运人的法律定义,无需承担实际承运人的责任。因此,法院判决东某公司向中某公司赔偿案涉货物损失12.3万余元及利息;驳回中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当前,各大知名海运企业结成多个运输同盟,共享海运航线和船舶舱位,而且为规避风险,运输船舶大多登记在单船公司名下,大型海运企业多以经营管理人和舱位分享人的身份来控制运输船舶。在此背景下,本案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四十二条中有关实际承运人的法律定义,认定未实际从事货物运输或部分运输的舱位分享人不构成实际承运人,准确区分海上货物运输责任,规范航运新秩序,保障航运业的健康发展。

马某公司签发提单,提单记载装货港Banjul,卸货港中国黄埔港,货物为刺猬紫檀板材。运输途中,马某公司的代理人向约定的通知邮箱发送到货通知,告知货物预抵中转港中国南沙港,要求对方登陆网站补充信息。随后,案涉货物运抵南沙港。数月后,天某公司受让取得提单,其代理人向马某公司代理人申请办理货物清关,并告知之前因与供货商存在纠纷而未补充信息。马某公司代理人告知,货物到南沙港已远超六个月,天某公司需要支付货物在港的堆存费、集装箱租金等才能清关提货。天某公司拒绝支付。海关扣押案涉货物。天某公司诉请马某公司赔偿货物损失76万元及利息;马某公司反诉请求天某公司支付运费、码头操作费、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等。

广州海事法院认为,案涉货物停留时间超过海关监管规定期间而被海关扣押,构成货物灭失。马某公司称是因为天某公司未向卸货港黄埔港提供货物明细、收货人等中文补料信息,才将货物存放到南沙港。但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收货人不负有上述提供补料信息的义务。提单记载卸货港为黄埔港,马某公司自行选择将货物在南沙港中转,天某公司有权拒绝支付货物在南沙港停留产生的堆存费、集装箱租金等。马某公司应对货物灭失承担全部责任。遂判决马某公司向天某公司赔偿货物损失76万元及利息,驳回马某公司的反诉请求。一审判决作出后,马某公司提起上诉,广东高院二审维持原判。

运输货物至目的港是承运人的法定义务。承运人为避免特殊货物在目的港被迟延提货,可能基于航运经验而将货物存放在中转港。货物因存放在中转港而灭失时,承运人不能以将货物存放在中转港更有利于提单持有人为由,拒绝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处理有助于重申承运人的交货义务,进一步规范航运秩序。

2021年3月,万某公司以4100万元总价购买了一台ZCC18000型号履带吊,买卖合同记载“超起轻型臂(海上风电)132米”。2021年4月20日,万某公司就该设备向保险人中某公司投保工程机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