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

讨论多年的“上海第三机场”建设迎来最新进展

据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显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将与南通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合资协议,拟新设合营企业,从事民用机场的投资、建设、运营。

公示信息中未写明具体是哪家民用机场,但是据《第一财经》援引知情人士,两家公司合资投建运营的民用机场,正是酝酿许久、还在等待国家发改委批复建设的南通新机场。

在今年1月21日,上海机场集团董事长秦云、总裁冯昕在2023新年致辞中曾透露:“2022年我们在跨地域多机场体系建设中取得实质性进展。南通机场建设项目已进入预可研报审阶段,合资公司筹建工作也在按计划推进。”这也侧面证实,上海机场本次计划设立的合营企业,指向的正是南通机场建设项目。

早在2009年,就有人提出“上海第三机场”的概念,南通、崇明、奉贤、苏州等地都在选址名单上,不过官方并未给出明确说法。

2018年10月10日,《新华日报》报道中首次提出,南通规划建设空铁枢纽,以“南通新机场+北沿江高铁”建设“轨道上的机场”,目标建成长三角北翼重要航空港,成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的骨干机场。

2019年1月14日,江苏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开幕会上,“推动南通新机场规划建设”写入江苏省政府2019年工作报告。

2019年12月1日,中央、国务院印发《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规划建设南通新机场,成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南通新机场还在等待发改委的批复建设,不过,2020年9月30日从南通新机场(枢纽)建设指挥部获悉,中国民用航空局已批复,同意将通州二甲场址作为南通新机场的推荐场址。

根据公示,交易完成后,上海机场集团将持有合营企业51%的股权,南通城建集团将持有合营企业49%的股权,双方将对合营企业实施共同控制。而在此之前,南通新机场就已经被业内称为“上海第三机场”,未来也将要承接上海等周边地区的部分溢出客源。

2019年,时任南通市委书记陆志鹏曾分析说,一方面,南通空域容量和地面交通条件较好,与周边机场之间的距离比较均衡;另一方面,上海虹桥、浦东两大机场即将进入理论饱和状态,预计到2035年旅客吞吐量将达到2.3亿人次,未来将有6000万的溢出量。

据江苏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2022-2024年全省交通重点项目前期工作三年滚动推进计划的通知》,南通新机场将在今年11月开工建设,预计2026-2027年正式完工。

近日,江苏环保公众网对南通新机场1000kV特高压线路迁改工程进行的环评公示,也印证了这一点。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1月初,南通市委书记王晖会见上海市政府参事黄融一行,就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等进行交流。王晖表示,南通已成立机场建设领导小组并组建建设指挥部,正全力推动预可研编制报批等工作,下一步将加快建立沪通联合指挥体系和工作机制,推动合资公司组建、预可研获批等,争取年内开工建设南通新机场。

此前的资料显示,规划中的南通新机场建设两条远距离跑道和满足4000万人次年旅客吞吐量的航站楼。设计年旅客吞吐量近期达4000万人次、远期达8000万人次,运行等级4F。机场远期还会预留两条跑道和卫星厅。该项目总投资预计高达500亿元,占地面积67万平方米,是现用南通兴东国际机场的10倍多,甚至超过51万平方米的上海虹桥机场。设计年旅客吞吐量近期达4000万人次、远期达8000万人次。

2021年7月16日,秦云接受《上海国企直播间》融媒体新闻访谈时称:“上海机场集团将和南通市政府共同把南通新机场打造成为‘轨道上的机场’,由铁路将南通机场和上海两大机场进行联通,成为多方式衔接顺畅的综合交通体系。”

据了解,南通“轨道上的机场”已在布局当中。2022年11月,国家发改委批复了新建上海至南京至合肥高速铁路可行性研究报告。

此外,已经开通的沪苏通铁路一期可直接连接上海虹桥站和上海站,沪苏通铁路二期将可连接浦东机场和上海东站。

而在南通新机场选址落定后,江苏地方台在报道时也曾披露,沪通两地共同提出“1+4”一揽子统筹协调合作项目,其中“1”是指上海的军用机场大场机场搬迁,“4”则是指南通新机场、北沿江高铁、沪通城际和通州湾。未来至少将有北沿江高铁、沪通城际和南通地铁2号线公里范围内的城市,包括沪、苏、锡、泰、扬、盐等城市,都可以60分钟内到达新机场。也就是说,在不久的将来,沪苏浙皖居民都可以享受到新机场带来的福利。